創新無止境,深耕細分市場:專訪合源生物呂璐璐博士

▎醫藥觀瀾/報道

【編者按】合源生物是一家致力于創新型細胞治療藥物研發的企業,公司依托國內大型血液病研究所的前期技術成果,專注于CAR-T等細胞治療藥物的科研成果轉化。其首個免疫細胞治療產品CNCT19的新藥臨床試驗申請,已經獲得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的正式受理,后續管線將不斷推出,為惡性血液病提供有效治療手段。

合源生物首席執行官呂璐璐博士說:“CNCT19是國內自主研發、享有自主知識產權的CAR-T細胞產品,從早期的抗體研發制備到現在,歷時近30年。這個產品的探索性臨床研究已經納入了超過60多例患者。初步臨床數據與國外報道相似。目前已進入新藥臨床研究申報階段?!?/p>

呂璐璐博士曾是血液科醫生,而后一直在跨國醫藥企業中從事新藥研發與產品規劃工作,參與了劃時代腫瘤產品如格列衛、赫賽汀、泰瑞沙、Keytruda等的中國研發和市場拓展。呂博士表示,在這樣一個鼓勵創新發展的好時代,加入中國創新藥企業合源生物,致力于細胞治療的開發,將會是職業生涯的新起點。

具有豐富新藥開發經驗的呂璐璐博士將如何布局合源生物的研發管線?作為科學家,也是投資人,呂博士將如何評判一家新興的生物醫藥企業?作為見證了中國創新藥行業一路變遷的醫藥人,她又會有怎樣的感悟和心得?本期人物訪談我們邀請了呂璐璐博士與大家分享她的觀察和洞見。

藥明康德:傳統創新藥物的研發中國起步較晚,但免疫細胞療法的開發,有人說中國走在了世界的前列,您認同這種說法嗎?

呂璐璐博士:我認為的確是這樣的??贵w藥以及小分子靶向藥我們起步都比較晚,只有細胞治療領域比較特殊。首先,細胞治療的早期監管是按照科研路徑去進行的,當時有200多個早期探索臨床研究在中國進行,這是我們發展進步的基礎,先要有基數、有數量,然后才能有質量。其次,靶點的分布也有一定的先進性,國外在研究的新靶點,我們國內都有在研究。

當然,目前我們還有不少地方需要改進,例如雖然各種靶點都有,但還不夠細致;我們科研做的特別多,但臨床轉化包括臨床研究的設計,深度不夠。另外一方面,國內的產業化鏈條還沒有完全形成,比如CMC藥學這塊,國內還需要有配套的產業鏈支撐。

藥明康德:那么,中國的細胞療法要持續走在世界的前列,這欠缺的一塊要如何補上呢?

呂璐璐博士:首先,科研轉化要經過更加嚴謹的評估與論證,需要有扎實的前期研究工作,避免倉促上馬。其次,監管要更加明確,現在國家已經明確CAR-T細胞療法作為藥物進行審批,那么接下來很多標準要逐步清晰,包括臨床、藥學、藥理毒理等。另外,臨床研究標準化規范化也要逐步清晰,包括注冊臨床、探索臨床等各種階段性標準,同時配合有效監管,這樣整個行業就能各司其職,有序開展工作。最后,企業也要逐步成熟,需要配備專業的人才以及制定長期的戰略規劃,明確研發的最終目的是成藥,所以需要大量有制藥經驗的人或企業來承擔CAR-T細胞療法的轉化工作。

藥明康德:據了解,合源生物的首款CAR-T產品CNCT19已遞交新藥臨床研究申請,您可否就現有的研究數據簡單介紹一下這款新藥?

呂璐璐博士:CNCT19是國內完全自主研發的,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CAR-T產品。從早期的抗體研發制備到現在,已經研究了近30年。這個產品的探索性臨床研究已經納入了超過60多例患者。初步臨床數據與國外報道相似。目前已進入新藥臨床研究申報階段。

另外,我們在開展探索性臨床研究的同時,進行了大量的biomarker(生物標志物)篩選,也就是伴隨診斷的開發工作,我們希望未來產品在注冊的同時,在標志物篩選和伴隨診斷方面也能有出色的表現。例如目前用CD19 CAR-T治療淋巴瘤,其完全緩解率(CR)只有50%左右。那么如何才能提高CR率?一方面進行雙CAR等CAR-T的優化,另一方面也需要有效篩選合適病人群。所以我們在探索性臨床研究中就會開展大量的工作,從基因及蛋白水平上把biomarker篩選出來,這樣我們在驗證性臨床研究的時候就能更有效地進行患者篩選。

藥明康德:除了CNCT19,您對于合源生物的整體研發管線布局有怎樣的考量?

呂璐璐博士:管線布局我認為一定要有重點,要么不做,要做就要深耕細作目標疾病領域。一些跨國企業以及優秀國內企業的管線也都是以未來細分市場進行布局的,這樣的管線設計思路值得我們借鑒。

所以,合源生物作為致力于CAR-T創新型細胞治療藥物研發的企業,我們的管線布局就是深耕血液病領域。首先,圍繞CD19靶點,把已經證實有效的B細胞惡性血液病做透。CD19是目前確認有效的血液病CAR-T治療靶點。我們第一個目標是將CD19從實驗室技術轉化為患者可以使用的“藥”。當然,目前的CD19并不完美,對于急性淋巴性白血病,其治療最大的問題在于復發,而治療淋巴瘤最大的問題則在于CR率不高。鑒于這樣的情況,我們已經研發了CD19、CD22的雙靶點CAR-T,以及PD-1 CD19 CAR-T,配合我們bio-marker策略,我們有信心把B細胞領域的惡性血液病管線做強。此外針對急性髓性白血病的雙靶點CAR-T和通用型的CAR-NK產品也正在研發中。同時,我們也在尋求全球合作伙伴,拓寬研發管線,加強創新性細胞治療產品在國內的快速轉化。

合源生物研發管線(圖片來源:合源生物)

藥明康德:您個人的職業經歷可謂是見證了中國醫藥行業的一路變遷,都說現在是在中國做創新藥最好的時代,您怎么看呢?

呂璐璐博士:現在當然是一個好時代,尤其是細胞治療領域將迎來高速發展的黃金十年!我之前是血液科醫生,而后一直在跨國企業從事藥物的開發工作,現在加入合源生物,就是希望能在這一好時代里,不忘一名醫藥人的初心,推動創新細胞治療產品早日惠及國內患者。

這兩三年,國家對細胞治療領域創新的鼓勵超過了之前幾十年的力度,明確細胞治療按照新藥報批的路徑。其次,行業細分與合作逐漸常態化,出現了一些專業的CMO平臺,能夠把最初的實驗室超凈臺細胞工藝真正按照GMP的質控標準進行生產制備。第三就是,專業、理性、推動行業發展的資金支持。綜合這三方面的因素,中國的創新藥,特別是細胞治療會不斷地走向更好。

藥明康德:您除了科學家的身份,也是投資人,那么從投資人的角度,您如何去評判一家新興的生物醫藥公司?

呂璐璐博士:作為投資評判,我們首先看核心技術,其次看市場需求,再者看核心團隊。這里面也包含一個公司戰略規劃及落地執行等。

藥明康德:目前美國獲批的兩款CAR-T產品價格都很昂貴,那么未來CAR-T產品在中國上市以后,您認為患者的可負擔性會怎么樣?怎樣才能讓老百姓負擔得起這種新療法?

呂璐璐博士:我認為這是分不同階段來完成的,首先通過新產品上市解決有沒有的問題。然后產業鏈的成熟將進一步降低成本。未來通過解決科學性問題包括通用CAR的研發、非病毒轉染方式等大幅度降低成本。此外,醫保支付的覆蓋也將改善患者的支付能力。

藥明康德:從現在看未來,您認為未來5到10年細胞治療在中國會有怎樣的發展?

呂璐璐博士:我想未來5到10年,監管政策日趨完善,中國的細胞治療會從科研逐步走向產業化,各專業細分企業常態合作形成完整產業鏈,產業布局更為合理。另一方面,以CAR-T為代表的細胞治療可以真正像化療、靶向藥一樣,成為患者的常規治療手段,出現在各種指南和臨床操作中,改變治療實踐。細胞治療,結合其他治療手段包括檢查點抑制劑、癌癥疫苗、小分子藥物等,有可能把腫瘤變成慢性病,從而真正實現治愈,徹底改善患者的健康和生活狀況。此外,大數據等新技術的應用也可以提高細胞治療的可及性,讓患者更便利的接收到最佳細胞治療方案。

藥明康德:您一直在醫藥行業從事最前沿的產品和技術開發,是否能跟我們分享一下您在這個行業一路走來的心得和感悟?

呂璐璐博士:前途光明,道路曲折。我們趕上了創新藥的好時代,這幾年國內的創新大環境越來越好,新藥獲批上市的時間也越來越短,本土創新也是越走越強,激勵醫藥人奮勇向前。同時也需要冷靜的思考所面臨的各種不確定形勢,擁有強大的“逆商”,頂得住前行路上的挫折,才能堅定地追尋成功的曙光。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趙衛華
專題 更多>>
极速时时彩